起初流氓有文化

2019-10-09 16:18 来源:未知

首先要感谢姜文赐予吾等凡夫俗子以灵感,以至于看完这部电影后脑中弹幕嗖嗖嗖地飞过根本停不下来。既然是吐槽,咱也不要太讲究,说到哪里算哪里。

天不怕地不怕,就怕流氓有文化。姜大爷之前一部《让子弹飞》讲的就是流氓有文化的故事,于是刷新各种纪录笑纳六亿票房进账,可以牛逼哄哄地高喊“站着把钱挣了”。不过这种调调早就out了,如今比流氓有文化更可怕的,是渣男讲情怀。

情怀连手机都能卖了,还怕电影赚不到钱?姜大爷深谙这一点,于是有了《一步之遥》。

其实《一步之遥》讲的就是一个有情怀的渣男和两个女文青的故事。

自恋自负又自卑到无可救药的马走日,凭着真诚而感人的情怀和一张让人又爱又恼的烂嘴,让两个倒霉催的姑娘主动投怀送抱而自断前程。

片中的主人公,很好地诠释了新时代渣男“不主动、不拒绝、不负责”的三不原则,秋波我全收,绅士心中留。时而贴心暖男、时而霸道总裁,总之怎么肉麻怎么来。

但是一说天荒地老,立刻拔腿就跑。

一边跑一边还要默念“是我太渣所以我不想害你”,简直就是圣人再世。

至于其他剧情细节根本都不重要。

如果你看完电影没有意识到马走日的渣男本质,那你要小心了,你有很大的可能性是一个直男癌患者,这点后面会提。

总之观影后的最大感受是,这部片子简直是一路吃了春药拍出来的。全程高潮,却没有前戏。导演自嗨也就算了,故事情节也走向了一个无可救药的极端。往好听里说是荷尔蒙泛滥,往恶毒里说就是满满的雄性沙文主义情结。

其实这在电影中也不是什么原则性的问题。就在两天前我还说姜文虽然总是牛逼哄哄但至少自恋得不那么让人讨厌。这套玩意儿喷发在青春期性启蒙的少年身上没有问题(《阳光灿烂的日子》),喷发在敢叫日月换新颜的草莽身上也没有问题(《让子弹飞》),甚至喷发在原始野性所笼罩着的乡土上也不是太大的问题(《太阳照常升起》),但是一旦把这种情怀放到谈情说爱的爱情片里,甭管手法多魔幻,都让人受不了。

打个比方,这就像是岛国爱情动作片里经典的收工镜头一样,不仅糊女性一脸,还得让对方做出很享受的样子,不忍直视。

但你别说,还真有不少人吃这一套。雄性的直男癌们自然不提,更要命的是好多姑娘也同样崇拜得五体投地,按片中洪晃的话说,这叫“欲罢不能”。

所以有人说中国女权主义最大的敌人就是女性自己。深以为然。

除了那些热衷于结婚生娃的繁殖控,如今那些看似独立自主的女文青也屡屡沦陷。什么留学生女白领教师设计师摄影师西点师各种师,才华横溢经济独立,看起来不依靠任何人都能活得很好,最后却不为利不为名,心甘情愿当了多情渣男们的小三,还美其名曰为真爱。

脑子统统瓦特了。

意外的是,我隐隐发现廖一梅也有点这个意思,要不然舒淇在舞台上念白的时候为什么总有一种刚从《恋爱的犀牛》穿越过来的感觉呢。而且廖一梅剧里的女性甭管多牛逼,最后还是囿于爱情两字。于是没有真正的精神独立可言。

这才是最可怕的事。

但姜文还真是直男癌的最高境界。比起天天贬低女性的低端直男不同,姜文这样的汉子恰恰是对姑娘各种好各种宠着,宠到无以复加的地步。君不见《一步之遥》里把周韵拍得各种美,简直美出仙儿美出戏了。对于这种个人英雄主义爆棚的雄性而言,对待心爱的女人就得像金丝雀一样端着供着。好吃好喝的伺候,打理得漂漂亮亮的,甚至还能同你畅谈诗和远方,帮你实现人生梦想,最后总有人心甘情愿到笼子里来,一脸崇拜和依赖。

这才是把妹的正确方式,你们这些低端货赶紧学着点。


再说回电影本身。

演员们的表现反正就是那个样子。姜大爷一如既往的本色,葛大爷一如既往的稳定,舒淇一如既往的只能演好舞女,周韵一如既往的负责证明姜文对她真的是真爱。倒是文章同学饰演的武七让人忍俊不禁,自从向南小贝刘易阳王小贱等好男人形象破碎后,这次好像还是他第一次比较引人注目地出现在银幕上,不得不说,这个小瘪三小册佬小逼样子形象还真是蛮适合现在的他的……

技巧和桥段上,总能让你看着看着就忍不住脑补说“哈哈哈这不是教父/红磨坊/盖茨比/……嘛哈哈哈真是蛇精病啊哈哈哈”。不少段落有着深深的cult味道,比如洪晃突然掏出机关枪扫射那一段,让人爽到根本停不下来。至于很多人吐槽炫技啦,用力过猛啦,但其实姜大爷压根不需要炫技,因为这么拍出来就不是为了给观众看的,您们实在多虑了。

我觉得姜文的创作心路历程差不多是这样:

“矮油卧槽这手法太牛逼了我一定得试试但是和整体节奏脱节啊但是老子就是忍不住要抖一下艾玛实在是太他妈的爽了至于观众管他呢反正老子横着竖着站着躺着都能把钱挣了哈哈哈哈哈……”

我相信姜大爷自己也肯定知道真正的大师应该懂得收敛,化技巧于无形。但是大爷的自恋就是这么收不住,直到堆栈溢出。

其实这种心态就和一个普通的中二少年没啥两样:“喔喔喔最近我看了超牛逼的一部电影/一句名言/一个典故我一定要在下次用一下”。差不多一个意思。

哪怕明知道在别人眼中就是“这王八蛋又在装逼了”。

主要还是为了自嗨。

朕就是这样汉子。不服你咬我呀。

这里扯开一下话题,记得当年韩寒代笔门里,方舟子抓着《杯中窥人》中两个拉丁语词汇大作文章,认定一个十七岁少年必然不具备这样的学识水平。在我看来知道两个拉丁语词汇算个屁,老子当年十六七岁的时候还反复引用过一句捷克语作为人生格言呢。捷!克!语!估计全中国境内土生土长的捷克人都没几个,其中一大半还都在我们公司(某汽车品牌)。可见这都不是事儿。

我当时用的那句话原文是Má doba přijde,意思大概是“我的时代将要到来”。

出自遗传学之父,豌豆狂人孟德尔。

你看我其实这里也就是忍不住要装个逼而已。骨子里的直男癌又犯了。

所以请大家时刻监督身边每一个直男汉子。他们都是伤不起的折翼天使。

申博体育开户,包括我。

这种关爱可以从豆瓣关注以及微信搜索『减负七』关注我的公众号开始。

爱你们。

么么哒。

P.S.威尔第的《祝酒歌》太特么好听了,姜文这段总算拍得也好,比前一段山寨《红磨坊》的戏不知道高明到哪里去了。虽然不知道这场戏的意义何在),但还是冲着威尔第给电影加一星好了。

© 本文版权归作者  无限连任减负七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TAG标签:
版权声明:本文由申博体育开户发布于今日头条,转载请注明出处:起初流氓有文化